western_frog

远离尘嚣

居然还能吃到徐铁的糖!喜出望外!

文件另存为:

用我十几分钟换洞洞开个红色的新坑,还是蛮值的(喝茶

脑洞菌:

昨天试图忽悠 @文件另存为  太太画红色的图
太太说,画可以呀,你写个文交换。
我说好啊好啊没问题啊
没错,我为了骗图就是这么没节操。
文不重要,请大家欣赏图↑↑↑
———————————————————————


我叫徐天,是三角地菜场的会计,家住同福里。今天我依旧度过了算盘与账簿的普通一天,下班后提着一篮子小菜和一条鲤鱼下班给姆妈做晚饭。但是这普通的一天的结尾却发生了一件事情,让这一天变为改变我一生命运的不平凡的一天。

单身三十三年从未心动过的我遇到了我爱的——

男人。

————————————————————————————————

徐天远远的就听到哨子尖锐的响声,一个人影慌慌张张的向他的方向冲过来,手里攥着一个红色的皮包,一遍狂奔一边不时的回头张望。人群像是摩西分海一样被拨开,后方一个骑自行车的巡捕打扮的人一手执车把,一手拿警棍,口中的警哨吹的震天响。

抓贼,完全都不需要推理。

徐天注意到前方那个没合好的井盖和井盖前方不远处的不知哪个顽童扔下的几粒鹅软石,一阵风吹过把他胳膊下夹着的报纸吹的猎猎作响。

他本不想多管闲事,可这些东西在眼前,像是设计好了的一样,风向,角度,距离,一切都恰好。

所以他装作不经意的抬起胳膊。

风吹起报纸打在脸上,脚踩到鹅软石滑倒,身体摔倒在井盖上,井盖翻转,哐当。

小贼费力的从井里弹出头,一脸不知道刚刚发生了什么的表情,却又立刻撞上了小巡捕撒了手的自行车,把他又重新打回井底。

本来想就这么做好事不留名悄悄离开的徐天,捡起落在地上的报纸抬起头正撞上了小巡捕那张得瑟又嚣张的脸,和那一头按照创伤位置大小形状判断应该是板砖造成的伤口流下的血迹。灰色的血迹盖住半张脸,从额头到下颌骨,于是他光荣的眼前一黑。

原来坠入爱河的感觉和晕血有相似之处。

鱼掉在地上了可别摔死。

姆妈估计是抱不上孙子了。

这就是徐天晕倒之前思考的三件事。

铁林觉得自己今天运气有点背,好好的在街上巡逻偏遇到一个抢包的小贼,小贼胆大包天敢拒捕不说,与其缠斗中还大意疏忽被打了一板砖,最后还被小贼给逃了!!虽然也没逃太远,不知道怎么的就倒霉催的自己掉到井里去了。但是他堂堂一个巡捕被毛贼伤了,还见了血,这事儿实在有点丢人。

而且还有一个无辜市民被他的一脸血吓晕了。

看这个文文弱弱的样子,应该是个鸡都不敢杀的拿笔杆子的家伙,铁林对这位无辜市民有点同情。

所以在无辜市民——哦,他说他叫做徐天的——再三拒绝后,铁林还是决定送他回家。看他一脸苍白的样子,作为一个好巡捕怎么可以置之不理,更可况他这晕倒也有算是自己办案造成的。

铁林满满的内疚。

他说他叫徐天,是个会计,在三角地菜场工作,家住在同福里,他胳膊下夹着的那卷张报纸看着有点眼熟。

徐家姆妈同小翠和老马老陆打着麻将,今天儿子回来的有点儿晚,而且回来的时候还带着一个圆圆脸大大眼粗眉毛的小巡捕,小巡捕长得精神得很,看着就讨喜。

是儿子的朋友?怎么没听他提起过?

留他吃晚饭他也不肯。

话说儿子今天有点怪怪的。

唉呀!清一色一条龙!胡啦!!


评论
热度 ( 398 )
 

© western_frog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