western_frog

远离尘嚣

Evidence 01

Max是个暴君,各种意义上的。不幸的是,当Scarlett认识Max的头几年,她并不知道这个事实。

Scarlett原本只是一个普通得不能再普通的女孩子:出身一般中产阶级,性格柔软温驯,容貌算不得顶尖只堪称甜美可人;在校成绩不高不低,所幸颇有灵性,毕业之后当起了作家,在几个流行杂志上也各有专栏。

Scarlett在罗马采风时认识了Max,面对这个极富个人魅力的男人,她控制不住地一见倾心。蓝天白云之下,Max给了她一个极尽温柔的吻,问她愿不愿意成为自己的王后,绿色的眼波里尽是要命的虔诚。

Scarlett答应了,完全没有料到Max的话并不只是一句修辞。


他们闪电般地结了婚,Max把Scarlett带回了Genosha,Scarlet后知后觉地意识到原来自己的丈夫真的是一个小国家的国王。

更要命的是,这个国家里住的都是一群怪人——哦不,礼貌地说,该称为“变种人”。

一群可怕的怪人???!!!自己的丈夫不仅也是怪人还是怪人们的领袖???!!!

Scarlett花了大半年才慢慢接受了这样的现实,此前她曾长期怀疑这只是某个电视台长期的恶作剧节目,而她自己就是那个愚蠢的“楚门”。

她亲眼见证了他的国王丈夫,用他的异能,残忍地处死了一个青年,理由是其“试图背叛变种人”。那也是她第一次看见Max展示异能——这个钢铁一样的男人竟有控制金属的本事,看起来似乎很贴切。但是这不是该感到惊奇或者表示赞同的时候,Scarlett开始对这个男人感到惧怕。

这惧怕与日俱增。Scarlett意识到Max的能力远远不止操纵金属这么简单,而他在Genosha建立的铁腕独裁则比他本人的异能更教人不寒而栗。Scarlett不敢同他争吵,生怕激怒了他会被钢筋拧断脖子;另一方面,她真的深爱这个男人,每一次Max俯身亲吻她的眼睛,她内心想要离开的冲动都会被动摇。

当Max发现了Scarlett试图逃离的愿望时,美好的罗曼史就开始不受控制地向惊悚片发展了。

“我的王后,你想去哪里?”Max笑着倚靠在门框上,Scarlett脑内警铃大作,这笑容实在是太熟悉了,每当Max亲手处决“叛徒”时,脸上总挂着这样的笑容。

讽刺,嗜血,高高在上。

一个冷酷君主的笑容。

而不是一直以来令Scarlett沉迷的笑容。

“我想去旅行,我想去散散心。”Scarlett的声音不由自主就颤抖起来,尽管她强令自己保持镇定。

“关于这一点,我以为我们说好的,你现在还不能离开Genosha。这是为了Genosha,也是为了你。”

“你不能这样!你没有权力限制我的人身自由!”

“My darling,你错了,在这片土地上,只有我说了算。听着,如果你现在想要给自己找点事做,为什么不接着写你那些浪漫的小故事?”Max笑意更浓,语气里更带了三分讥诮。

“你这个混蛋!”Scarlett见识过这个男人的手段,此时此刻愤怒与绝望占据了疲惫不堪的躯体,她冲到门口想要推开他。

Max收起笑容,动动手指,Scarlett脖颈上的项链忽地收紧。“乖乖地,留在Genosha,留在这间房子里,我想你很清楚惹恼我的后果。”Max的声音此刻说不尽的威严,他伸手揽过Scarlett,在虚弱的双唇上烙下一吻。


Scarlett自此成为了Genosha的一名囚徒,好在她与其他囚徒相比,一是尚有锦衣玉食,二是尚无性命之虞。然而她恨极了也怕极了自己的国王丈夫,尤其是每当他一如从前热恋时亲昵地以唇描摹她的面庞、缠绵地说各种甜蜜的情话,她觉得自己的灵魂分裂成两半,清醒的一半浮在半空,绝望冷漠地看着麻木的一半。

“亲爱的,不要总想着离开我,好吗?我难以想象没有你的生活,这世上再无人能及你之万一……”Max拥着Scarlett,轻嗅着爱人发间的香气;在他的怀里,面无表情的Scarlett正在想着午饭时撞死在窗户玻璃上的那只苍蝇。

=TBC=

评论
 

© western_frog | Powered by LOFTER